霍紅
  記得三十多年前第一次瀏陽行,我用一口塑料普通話朗誦長沙晚報王俞老師的一首詩後,在縣城古老的麻石街上,一群意氣風發的文學青年呷著芝麻豆子茶、嚼著紅薯片。隨後,我們從鋪曬豆豉的村落走過,走進一個個花炮的作坊;再邁入巒山峻嶺,從山溪水澗而出,踏上瀏陽河沿岸斑駁的臺階,推開一扇扇褐紅色的大門,去仰視一下先輩,去鉤沉一下歲月。
  大約2005年的時候,瀏陽人送我一本《民歌婉轉潤瀏陽》,這是對瀏陽人文歷史的一次精細梳理。閱後,猶如對瀏陽一次全面的、深情的觸摸。
  我時常在想,為什麼在離長沙這麼近的地方,會生活一群這樣的人,他們可以跟你說標準的長沙話或者標準的國語,轉背又說起讓你像聽天書一樣壓根聽不懂的瀏陽方言,讓你在忽近忽遠的感覺中,驚嘆他們能量的釋放,往大的追溯已經影響了湖湘文化;往細微之處說,便是讓瀏陽口味影響我們舌尖的審美。對這種影響力的欣賞和書寫一直是長瀏作家以文會友的主要內容。
  據說,在上世紀末,瀏陽人又有了一個新的理念和提法,他們稱之“拐彎”。意思是,在農耕為主的老區瀏陽,本來有著它既定的方向,可是它拐彎了,開始崛起現代工業之夢了。於是,跟隨晚報組織的“湖湘寶地·美麗瀏陽”大探訪活動,我再次走進瀏陽。
  我們先是領略了一把“交通融城”帶來的瀏陽城鄉一體化建設的便捷。一天時間,探訪團從永安入境,先去瀏陽製造產業基地參觀,與環宇數碼的流水線親密對視後,又到擁有生物醫葯和電子信息等產業集群、目標在“千億園區”的國家級經開區“膜拜”良久;再經瀏醴高速入“園鎮合一”的沙市鎮看盼盼門業的生產流程,之後來到令人瞻目的瀏陽市兩型產業園,在交織著茶籽油香、稻米香和糕點香的園區探尋一系列健康食品生產的秘密;再從瀏東公路上長瀏高速到大瑤鎮,向花炮祖師李畋略表敬意,去金剛鎮看傳統花炮如何向零污染的禮品花炮轉型。一天如此多的參觀內容,仰仗四通八達的高速公路體系讓我們得以完成。換位想想,也要恭喜入園的各企業了,如此的四通八達不正方便於他們卧龍瀏陽而任行天下嗎?
  特別想說說那個在瀏陽國家級經開區的“膜拜”。不是笑言,在得知我手機上的觸摸屏竟是出自眼前這家藍思科技,並且親臨那些穿防塵工作服的工人作業現場時,那一刻儘管知道世界是平的,但還是有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被驚到。觸摸的英文單詞是Touch,我們可以讀出“點擊、觸發、激活、感受、感動”等多層含義,它呈一種開放和瞭解的姿態。可喜可賀瀏陽這片有歷史厚度的土地,因為渴望改變、渴望創新,他們以主動之態向世界伸出了觸摸之手,就像這塊閃動藍光的觸摸屏,每一次的觸摸都會打開一扇窗。而此番我們的探訪,也如行色匆匆中的好奇觸摸,點擊、打開、滑動,快速閱讀。於是,讓我們看到一個在不斷刷新的瀏陽。期待下一次,深讀新瀏陽!
  (霍紅 1999年創辦中國首家女性電視臺,曾任長沙電視女性頻道副總監和節目總策劃。主創大型電視紀錄片《八千湘女上天山》;原創中國大型女性精英電視論壇節目《21世紀我們做女人》並主編同名系列叢書。曾兼任第七屆長沙市作家協會主席,先後出版隨筆集《好女人是所學校》、長篇小說《落雁無痕》。)  (原標題:觸摸一個不斷刷新的瀏陽)
創作者介紹

套房室內設計

te71tekp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