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雪蓮”建功藍色軍營。
  天山網訊(記者朱凱莉 通訊員高福喜 徐巍 江山攝影報道)軍營是一個讓很多人心之嚮往的地方,女兵,更是一個讓人敬羡的職業。2011年冬季開始,一批批新疆籍女兵懷揣著夢想走進了中國海軍的藍色方陣。 “八一”前夕,記者走進東海艦隊某水警區通信站二中隊,聆聽8名來自新疆的少數民族女兵講述她們的成長故事。
  從校門到營門,“雪蓮花”圓了“從軍夢”
  “親愛的爸爸,您在那邊好嗎您看到了嗎女兒現在已是一名光榮的海軍通信女兵了……”2014年春節前夕,中隊組織開展了“家書話情送祝福”活動,號召官兵自己動手給家人寫信拜年,送上一份特殊的春節“親情賀禮”。和連里其他戰友不同的是,來自新疆阿勒泰的恆巴提·庫爾拉斯,滿含熱淚地給遠在天堂的父親寫了一封信。
  替父從軍,自古有之。恆巴提的父親曾是一名邊防武警,送女兒參軍是父親多年的願望,但倔強的她卻有一個當醫生的夢想,因此,每當父親提到參軍這個話題時,她總會和父親鬧意見。
  2012年的那個夏天,父親因心臟病突發猝然辭世,懷揣著對父親的愧疚,她放棄了考大學當醫生的夢想,走進了藍色軍營。2013年底,恆巴提因表現突出,被評為優秀士兵。
  新兵買熱合巴·木拉提,是一位來自新疆喀什的烏孜別克族姑娘,她的成長離不開曾是軍人的姑姑、姑父以及哥哥的影響。“我是在姑姑家長大的,姑姑與姑父特有的軍人氣質和對子女的軍事化教育,讓我心生崇拜” 買熱合巴說。
  大學畢業後,雖然順利考取了教師執業資格證書,但買熱合巴還是放棄了到家鄉學校任教的機會,第一次離開父母、家鄉,橫跨祖國東西來到上含當了一名通信女兵。
  面對大家的不理解,她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找工作、賺錢,今後有大把的機會,但是當兵不一樣,錯過了年齡就再也沒機會了,如果沒有當兵的經歷,我的人生將會留下遺憾的。”
  謝依旦·吐爾遜,來自新疆吐魯番托克遜縣,入伍前是一名新疆伊犁師範學院的大二在讀生。她性格內向、話不太多、有些靦腆,在記者的一再追問下,她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道出了自己當兵的緣由,父親早年下崗、母親長年生病,為了減輕家庭負憚她放棄了大學生活報名參軍,如今,考上軍校是她的夢想和追求,她將抓住機遇,努力複習功課,爭取能夠早日圓夢,向更高層次發展。
  從叫苦到吃苦,“嬌嬌女”踏上“夢之旅”
  新兵庫力加娜提·木哈馬旦,是一位哈薩克族姑娘,與許多同齡女孩一樣,在家也是“嬌嬌女”。剛從地方大學走進軍營時,加娜提對連隊一系列的規章制度、嚴格的訓練和緊張的生活難以接受,一度吵著鬧著要提前退出現役。
  從加娜提的身上,代理連長趙春偉仿佛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趙連長原是該中隊一名戰屍2012年作為優秀大學生士兵提乾。在談心中,趙連長結合自己的成長經歷,讓加娜提明白了一個道理:鳳凰涅槃要經歷烈火焚身的磨練,想要成長,就必須經過痛苦的經歷。
  在連隊幹部和班長骨幹的教育引導下,加娜提很快丟掉嬌氣,在勤學苦練中成長為“鏗鏘玫瑰”。現在的她,不僅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在連里組織的專業月考中,她也擺脫了“老么”的稱號。
  平凡的事跡最動人,身邊的典型引領人。從因普通話不標準過不了考核關到斬獲海軍專業比武第三名、艦隊專業比武第一名,從被海軍評為“百名追夢好水兵”到保送入學提乾,該中隊話務分隊原分隊長胡利利的成長經歷讓女兵們深受教育,也真切地感受到了“只要腳踏實地,小崗位也有大作為”的道理。
  在中隊的許願牆上,畢業於新疆大學軟件工程專業的祖哈力亞·阿布來孜信心滿滿地寫下了自己的夢想:“我相信只要勤於訓練,就一定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勝任本職工作,成為一名通信精兵,讓老兵們也瞧一瞧,咱們新兵也是好樣的!”就在記者採訪的當天,這位在家連碗都沒洗過的維吾爾族女孩,面對浸滿污物的下水道,竟能毫不猶豫地輓起衣袖疏通。
  1993年出生的新兵阿曼古麗·亞森,曾一度是領導心中的“刺頭兵”。新兵下連集訓的那段時間里,面對單調、枯燥、乏味的規章制度和專業理論知識,每次專業訓練,阿曼古麗都能找各種“合理”理由逃避訓練。
  對於破罐子破摔的阿曼古麗,指導員汪洋沒有放棄,她主動讓阿曼古麗搬到了自己的房間,倆人同吃同住同訓練,當看到指導員因熬夜陪自己訓練而生病住院,阿曼古麗心裡特別內疚,也就是從那時起,她下了決心,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提高業務素質,並最終拿到了獨立值班的“工號”。
  “受傳統‘男孩窮養、姑娘富養’的觀念影響,女兵們受到的溺愛更多。”該通信站教導員張醒獅告訴記者,“置身軍營這座大熔爐,‘嬌嬌女’們褪去了嬌驕之氣,她們正在平凡的崗位上默默奉獻、恪盡職守、譜寫青春,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助托‘強軍夢’的實現。”
  把機台當舞臺,“雪蓮花”綻放“藍軍營”
  依米怒爾·買買提艾力在參觀完連隊榮譽室後,她心中盪起了漣漪,一幅幅金光閃閃的獎牌、一個個觸及心靈的故事,徹底顛覆了她原本打算平平淡淡混兩年的想法,一身心投入到日常專業訓練中。正如她在日記中寫道:“我不要做一沾水就銹跡斑斑的鐵,我要做一塊風雨不蝕的鋼。”
  新兵專業集訓期間,這位來自天山的“雪蓮花”不斷給自己“開小竈”。傳輸專業有兩兆頭焊制的項默規定必須在3分鐘內完成,兩兆線要焊制牢固不能脫落。
  對於從小到大連針線活都沒乾過的她,要精確焊接線路著實給她出了一道難題。剛開始焊接時,她拿電烙鐵的手都是顫抖的,以至於焊錫絲無法焊到一毫米長的接孔中,經過幾次努力都以失敗告終。連長見她沒乾過這活,便要給她調到相對輕鬆點的傳真專業。
  沒想到,第2天在戰友踏入訓練室的時候,發現訓練室內煙霧瀰漫,有一股刺鼻的氣味。走近一看,她正呈半蹲式拿著電烙鐵焊兩兆頭,身邊放著焊好的兩兆頭,訓練室的煙正是電烙鐵長時間碰觸焊錫絲造成的〈到戰友,她站起身高興地笑笑說:“看,我剛在規定時間內完成的,怎麼樣”此時,桌上的秒錶定格在2分15秒。兩個月後,依米怒爾順利通過傳輸專業全布核,正式坐在了值勤的機臺上。
  “用聲音微笑,用心靈說話。”這是通信站女兵的“必修課”,微笑成為通信站最美麗的名片。作為一名通信兵,為了把甜美的聲音、熱情的服務傳遞給用戶,她們付出了難以想象的艱辛,有時甚至還要忍受委屈的淚水。
  上等兵吐娜娜·吐洪江,在一次處理上級調度業務時,由於信號不好,沒有聽清對方喊話,被對方毫不留情地批了一頓。吐娜娜強忍委屈,一邊抹淚,一邊處理業務……雖然對方知道情況後,專門向她道歉了,但愛較真的吐娜娜並不這麼認為,她常常以此告誡自己,要是自己的專業水平再高些、處理業務再熟些,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
  正是在這種自我加壓下,在當兵的2年時間里,吐娜娜的值班記錄上再也沒有出現過“不滿意”和“較滿意”,取而代之的是象徵“非常滿意”的笑臉。   (原標題:保家衛國 “天山雪蓮”建功藍色軍營)
創作者介紹

套房室內設計

te71tekp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