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記者楊召奎)近日,太極集團發佈公告稱,將藿香正氣口服液的出廠價上調20%,零售價也做出相應調整,引起了醫葯界人士的普遍關註。廉價藥問題再次成為公眾關註的焦點。
  近年來,青黴素、阿司匹林、感冒通、氯黴素眼藥水、速效傷風膠囊等耳熟能詳的廉價常用藥正逐漸離開公眾的視野,而丙種球蛋白、環磷酰胺、魚精蛋白等廉價救命藥也時常短缺。
  廉價藥正從醫院和藥店“淡出”已不是什麼秘密。有業內人士指出,由於常年利潤低、且原料、輔料及包裝材料、人力等成本大幅上漲,企業生產越多則虧損越大,使得部分廉價藥幾乎在市場絕跡。但記者瞭解到,這並非藥企虧損那麼簡單,在其背後,涉及醫院、藥企、醫葯代表、藥店等多方力量的角力。
  北京一位三甲醫院藥劑科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廉價藥消失,就是利益在作祟。“因為利潤空間太小,醫療機構和藥店都不願意經營銷售。”醫葯代表極力推銷“高價藥”也是原因之一。一位醫葯界人士指出,“現在的醫葯代表無孔不入,他們銷售的都是一些利潤空間較高、價格比較昂貴的藥品。而醫院和藥店購進這類藥品,同樣也可以擴大自己的利潤。”
  在一些廉價藥逐漸淡出公眾視野的同時,另一些廉價藥“換裝”漲價的情況也屢見不鮮。此前兩元一瓶的氧氟沙星滴眼液,在藥店基本上都能買到,但記者近日發現其換“新裝”了。同樣的產品,含量一樣,價格卻是12元。
  今年4月,國家衛計委等八部委聯合發文,明確“取消最高零售限價,讓廉價藥生產企業能夠根據藥品生產成本和市場供求狀況自主定價”。此後,國家發改委發佈《發改委定價範圍內的廉價藥品目錄》,取消530種藥物的最高零售價。這一系列新規的出台,給廉價藥漲價亮了“綠燈”。實際上,在太極集團之前,嘉應製藥就發佈公告稱,擬對六味地黃丸等藥進行提價。
  那麼,提價能否讓廉價藥迎來新生呢?一位藥企負責人說:“雖然廉價藥漲價是一種保護性措施,但在目前高價藥風行的狀況下,廉價藥依然很難生存。而且,按照目前的定價標準,就算漲價,對於生產企業的利潤而言還是杯水車薪,讓其重回患者手中難度不小。”
  中國醫葯企業管理協會會長於明德也表示:“漲價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調動藥企的生產積極性。假如藥商不願代理,藥店不願進貨,醫生不願開藥,這些廉價藥也照樣不能到患者手中。”
  (原標題:提價能否讓廉價藥迎來“新生”?)
創作者介紹

套房室內設計

te71tekp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