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西安4月29日消息(記者溫超)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長跑可以說是人類最古老的體育項目。它不僅代表著超越自我、堅忍不拔的意志品質,最著名的長跑項目馬拉松,更被認為是“理解、友誼、團結、公平競爭”的奧林匹克精神的最好載體。所以,當2014年全國10公里路跑聯賽西安站的跑道上,發生了下麵這一幕的時候,人們才會覺得格外氣憤。
  前天上午進行的這場比賽,需要選手繞西安曲江池遺址公園跑兩圈。23歲的蘭州選手張寶強最終獲得了男子10公里專業組的亞軍。但是如果不是出現了一個插曲,他的成績應該再快5分鐘,因為在這5分鐘里,他竟然被拽出賽道,摁倒在地,遭到了同場競技的其他選手的兩次毆打。
  我們知道長跑最忌諱節奏被破壞,但是且不說這被打的5分鐘對最終成績到底有多大影響,關鍵是,這是一項中國田徑協會金牌路跑賽事,在這種級別的大賽里,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打人者是誰?他又是出於什麼動機?
  距離路跑聯賽打人事件發生已經過去將近48個小時,而事件的當事人之一,被毆打的參賽選手張寶強也已經在當天晚上乘坐火車離開西安回到了蘭州。當他描述被打的一幕時,顯得很是平靜。
  張寶強:剛開始起跑,應該是在800米到900左右,後面有個人一直用腳踢我的腿,一直絆我,剛開始我就跟他說要跟我保持距離,他沒聽,還再繼續絆我,之後我們發生口角,然後直接把我拉出去,扯到路邊開始打我。他們還有一個隊員,是從後面跑上來,他們兩個對我進行毆打。第一次打我是把胳膊弄破了,小拇指不知道怎麼回事也受傷了。剛開始打我的那個人還在我的肚子上踩了一腳。
  就在張寶強被打的時候,現場的保安衝過來制止了打人者。張寶強藉此機會逃脫,繼續起身進行比賽。就在他以為可以安心參賽的時候,這兩個打人者又一次出現將張寶強拉到了一邊進行毆打。
  張寶強:六公里的時候他們兩個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的,又對我進行毆打,還撕掉了我前後的號碼簿。就在我喊工作人員的時候,他們兩個就拿著我的號碼布跑掉了。
  以上就是被打的張寶強還原的當時情況。為了防止聽到一面之詞,中央台記者唐子文采訪到了當時就在現場的《華商報》攝影記者閆文清。您現在能在網上看到的那組張寶強被打的現場照片,就是閆文清拍攝的。
  閆文清:一周長外圍周長是6公里,環湖的是4公里,加起來是10公里。他跑了6公里以後會回到那個原點,大概在第一次打他的那個地方,那個人又找了另外一個人,又在那個地方把他又打了一次。不僅打了他,而且把他號碼布搶走了。他到終點去以後他就向組委會投訴這個事情,組委會大致能夠肯定確實有人在他比賽過程中耽誤了他時間,大概當時組委會算了一下大概有個5分鐘左右的時間。
  這樣看來,張寶強描述的現場情況能夠得到印證。那麼接下來我們不禁要問,打人者到底是什麼人?他怎麼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乾出這種事?首先,張寶強本人也是一頭霧水:
  張寶強:不認識他們,不知道他們出於什麼目的對我進行這樣的行為。
  那我們就只能通過賽事組委會來找人了。在照片里,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打人者身背24842號,而選手在報名時,不但需要提供姓名和身份證號,甚至要留下電話號碼,看起來找人應該易如反掌。但是我們不得不提一句,賽事組委會負責人最開始聲稱,號碼是隨機發的,找不到人。在媒體提出質疑並跟進報道之後,目前,事件才有了最新進展。
  昨天晚上,中央台記者致電陝西省體育局法規宣傳處處長別衛青時瞭解到,打人者在昨晚8點30分左右剛剛被鎖定,並且已經通知到了打人者的所在單位。目前組委會正在和其單位進行協調,希望打人者主動站出來。
  別衛青:事情已經有了新的進展,人已經確認了,我們正在跟各方協調。
  由於當時在比賽現場,警方認為,兩人是在比賽中發生肢体接觸從而發生衝突,並不能表現出打人的參賽選手是故意行為。在體育比賽中的拉拽行為屬於違反體育比賽中的規則,不屬於治安案件。
  好在現在打人者已經被鎖定,儘管沒有公安機關介入,我們相信事情的真相還是會很快水落石出。因為他不但侮辱了體育的神聖,更挑戰了法律的尊嚴。到那時候,我們不僅想搞明白張寶強為什麼會莫名其妙挨了打,更希望知道,這種行為到底屬於什麼性質,是僅僅違反比賽規則,還是違反法律。不管怎麼說,動手打了人,總該付出點代價。  (原標題:男子10公里長跑兩次被打奪亞軍 打人者已經鎖定)
創作者介紹

套房室內設計

te71tekp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